欢迎来到 - 文章大全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情日记 > 心情随笔 >

诛仙玩家心情随笔欣赏 时擦

时间:2018-06-29 15:52 点击:
我想以最美好的姿态出现在你面前,然后装作是偶遇,说一声,Hi,原来你也在这里麽?其实,我踟蹰辗转了很久。如同那句诗般,如何让你遇见我,为这,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。可是,怎麽在我出现前,就已经有了一个她早我一步,和你打了招呼,而我在不远处,凝

  我想以最美好的姿态出现在你面前,然后装作是偶遇,说一声,Hi,原来你也在这里麽?其实,我踟蹰辗转了很久。如同那句诗般,如何让你遇见我,为这,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。可是,怎麽在我出现前,就已经有了一个她早我一步,和你打了招呼,而我在不远处,凝望这一幕。那麽,我若是在她之后,走向你,你会不会觉得,无趣或是效仿呢。

  《一》

  八月的天气,一日酷暑一日阴凉,像是歇斯底里一般,间歇性发作的病症。穿着夹指的凉鞋,拿着相机四处闲晃,你,就那麽跳脱的出现在我的镜头里,那样安静而又弧线优美的侧脸,让我此后再也没有遇见一个人如你一般,给我这样深刻的感觉。一路像个跟踪狂一般,随着你走进一家咖啡店内,看着你娴熟的和店员打着招呼,听着他们叫你老大,方知你是这家店的老板。环顾四周,布艺的沙发,昏暗却又毫无暧昧气息的灯光,一个男人的沙哑般的声音从老式的唱片机里传了出来,这里,慵懒的只想让人一直沉溺下去。如同你的眼眸一般,是我永生不遇的海。

  想着该如何和你搭话,当我想得竭尽脑筋的时候,有一个女子推门而入,那麽亲昵的挽着你的手臂,而你的笑容一反刚才的清冷,如同窗外的阳光般,灼伤了我的眼睛。忽然想破坏你们之间的美好,于是,我镇定自若的站在你们面前,说,“我是某某杂志的记者,想以你们的店面为主题,写一篇文章。你们看,方便麽?”你听了以后,不甚在意的样子,反而是你身旁的那个女子兴奋地说好呀好呀。“朝颜,你就接受吧,多好的事情呀,以后就有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店了。”

  朝颜,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默念这个名字。我们,多麽美好的词语,把两个人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,成为一个共同体。看着你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,然后转身回我一个礼貌的微笑,说,好。然后带我去二楼,你的私人空间。我跟随在你的身后,踩在木制的楼梯上,发出吱哑吱哑的响声。我微微侧头向下看,是她信任而又坚定的容颜,那一刻,心里酸涩得如同一只未熟的柠檬一般。

  我集中精力的想让自己专业一些,可是视线却无法从你的身上移开,听着你认真的回答每一个问题,我低下头匆忙地记录着,好掩饰自己紧张的心情。快要结束的时候,我向你询问联系方式,你犹疑了一下,还是报给了我。

  离去时,转身看了一眼店内,不巧看到你亲吻她的额头,我像一个不战而败的士兵一样,落荒而逃。

  《二》

  第二日,拿着整理好的主题来到主编室,主编细细地打量,半响才说,“很好。”看着打印出来的样本,在那篇主题的下面,清晰的写着,采访者,薇安,被采访者,朝颜,这是我与你最接近的距离。那日记下的电话号码,在手机里翻来覆去的看,却始终拨不下那个号码。

  周末,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走,脚步在一家店前停了下来,不知不觉又走到这里来了麽?定了定心神,推开门走了进去,并未见到朝颜的本人,来到吧台前,说明来意,询问朝颜本人的去向。不想,却得到的是一阵叹息,“老大最近很晚才会来到店里,你如果想见到他就等一会儿吧。”心里的疑问忍不住倾泻出来,紧张之情溢于言表。擦拭咖啡杯的小妹妹见我的样子,不由得一笑,说,“姐姐,你是喜欢我们老大吧?”

  心里的那些藏匿的心情,突然被旁人看透,有些怔忪地看着她。“沁儿姐姐结婚了,可是结婚对象却不是我们老大。”小女生见我仍是一脸懵懂,忙补充说,“沁儿姐姐是我们老大的女朋友,哦,现在应该是前女友了。”

  有些难以置信的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,脑子里仍不停地回想着刚才的消息。怎麽几日不见,世界就完全变了个样子。一边发着呆一边食之无味的喝着咖啡,一声,“老大,你来了,有人等你呢。”拉回了我不知飘荡到了何处的思绪,从窗外收回视线,便看到对面已有人落座,抬头,发现是他。连忙放下手中的杯子,笑着说,“不知道朝先生是否还记得我,前段时间,我有采访过您。”看着你想事情时皱着的眉头渐渐疏散开来,我想,你是记起了我。我从包里拿出刊有采访的杂志,递给了他。

  看着他仔细的浏览着,不由得感叹,果真是认真的男人,最有魅力了。看完之后,他笑着说,“你写得真是太好了,以后来我们这里喝咖啡,算你免费。”“那我不是赚到了?”我不由得欢呼出声。“是我赚到了,把我们小店夸奖得这麽好。”可是,谈笑间,仍是能隐约感觉到他压抑的悲伤。

  《三》

  之后,闲暇时,我经常会来这家店打发时间,有时是自己一人,有时是和同事们一起。和朝颜,也渐渐熟了起来,但也仅限于是一般的朋友。

  又是一个周末,晚上和同事吃完晚饭从饭店里出来,一路散着步回去。路过一家酒吧的时候,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走路摇摇晃晃,甚至是有些颠簸,忙告别了同事,迎了过去。走近一看,果真是他,朝颜。拿着车钥匙正想开车,便把钥匙抢了过来,轻拍他的脸颊,“朝颜,朝颜....”。仿佛是认出了我,对我毫无防备的一笑。按着他的叙述,我把车开到了他家,停好车,把他叫醒,否则他一个大男人,我是定然抬不动他的。

  这样扶着他到了家,放倒在床上,忙去卫生间找条干净的毛巾给他拭汗,听着他迷糊间叫着“沁儿,沁儿”的名字,想必是很爱很爱她吧。仍是有些不放心,便看了他一夜,不知不觉地趴在床头睡着了。待第二日,天色微亮的时候,便醒了过来,看他仍是沉沉的睡着,睡梦中眉头都是紧锁的,不由得伸出手去,抚平了开来。想起身站起来,却不想,曲了一夜的膝盖已经僵住了,呀的一声轻呼,随后看了看床上的人,还是睡着,便小心地一步一步地了出去。没看见的是,朝颜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我的背影,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  打开冰箱,几乎什麽也没有,只有几颗鸡蛋,还有几瓶水,还有啤酒。摇了摇头,煮了一锅八宝粥,然后煮了2个茶叶蛋,盛了出来放在餐桌上。然后,泡了壶茶,也放在桌子上,随后,拿着自己的包离开了。

  几乎是在我关门离开的同一秒,卧室的门打开了,朝颜走了出来,看着餐桌上的东西,心里最柔软的一部分被冲撞着,露出了连日以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。洗漱完,迫不及待的在餐桌前坐定,香香软软的粥品,熨帖着他的肠胃,这样温暖舒服的感觉,点醒了这些日子来自我放逐的朝颜。

  《四》

  “薇安,晚上有空麽?我想请你吃个饭。”自从中午接到朝颜的电话后,薇安就一直处在脑子当机的状态中。直到下午下班在办公楼前看到他的时候,薇安的脑子就完全宣布罢工了。

  “你怎麽直到我在这上班的?”偏头问向那个专心开车的人。

  “上次你不是送了我本杂志麽,问了别人便找到了。”像是回答最最简单的问题一般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广而告之
二维码
至顶 反馈 至底